阿里云服务器 网站地图 阿里云服务器关键词索引 股票怎么买 站长QQ1430642319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名人故事 > 正文

韩琦曾反对过王安石变法,那么他与王安石的关系如何?

文学 2021-04-26 14 浏览 0 评论

  韩琦反对王安石变法,那么韩琦与王安石关系如何呢?下面中华五千年小编就为大家带来详细的介绍,一起来看看吧!

  韩琦在扬州时,与王安石还有一段纠葛,见《邵氏闻见录》。大意为:韩琦知扬州时,王安石刚进士及第在扬州任佥判。王安石每晚读书至天亮,清晨来不及洗漱就匆忙上班。韩琦疑其不检点,夜饮放荡,对他说:“你年纪轻轻,应该认真读书,不要自弃。”王安石不予搭理,对人说:“韩公根本不了解我。”自此与韩琦不睦。

  王安石考中进士后,被授予签书淮南节度判官厅公事一职。这官职有点长,也有点绕,比照如今,大概相当于在省政府办公厅工作,地点在扬州,他的顶头上司正是扬州太守韩琦。

  办公厅的工作事多、杂乱,时间要求很严格,这对王安石来说很不适应。王安石的作息并不规律,他常常秉烛夜读,通宵达旦,睡觉起床便没了准儿。

  他的一天比寻常人要长,往往要在第二天早上结束。天微微亮时,王安石会舒展一下筋骨,望望窗外,再揉揉酸胀的眼睛,然后,叹一口气:“又一天过去了,时间可真快。”之后,才回房睡觉,或者,干脆靠在椅子上打个盹儿。

  因为睡得晚,家人又不忍打搅,一觉醒来,往往天光大亮,临近上班时间。王安石平时就不修边幅,这个时间点儿,自然更顾不上梳洗,也不吃饭,爬起来便往单位跑,最后,仍难逃迟到的厄运。

  迟到一两次还没什么,谁都有些大事小情,说清楚了就行了。可王安石总是迟到。

  太守韩琦便有意见了,又见王安石一头乱发,睡眼惺忪,眼角还带着眼屎,臆测他昨晚一定是去了花街柳巷,纵情声色,而且还玩大发了,否则不会这副尊容。

  韩琦欣赏王安石的才华,不想让他误了前程,便把他叫来,批评说:“你年纪轻轻便考中了进士,又被朝廷委任要职,可谓少年得志,万不可因此为傲,放纵了自己。趁着年轻还是多读点书,别让那些花花绿绿的事,耽误了将来的前程。”

  王安石知道韩琦误会了,自己寒灯苦读,比别人用功一百倍,最后却落个这印象,心里翻江倒海,拗脾气也上来了,心想,你也不调查研究就妄下结论,怎么当的领导!你爱怎么认为就怎么认为吧,嘴上并不解释,只含混说了句:“下官知道了。”

  “好,好,知错能改,善莫大焉,”韩琦以为坐实了判断,继续教诲,“好好做学问,你底子好,老夫还是看好你的。”

  此后,王安石依然我行我素,晚上还是看书到深夜,上班还是迟到,也还是那一副让人添堵的埋汰样儿。韩琦为此又说过他几回,王安石仍不加解释,嘴上答应的挺好,可就是不改。在他看来,韩琦如果想了解自己,就一定能了解;不想了解的话,说什么也没用,争取来的东西也没意思,索性由他去了。

  韩琦对王安石终于失去了信心,有次和僚属谈话,说到了王安石,竟然起身怒吼:“这个王安石简直不可救药了。”

  后来,韩琦到底还是了解了实情,知道王安石并未花天酒地,而是每晚用功读书,就又把他叫来,语重心长地说:“读书是好事,但也不能不注重仪表。仪表体现着一个人的精神风貌,你年纪轻轻就这样懒散,将来很难成大事。”

  可不管怎么说,王安石就是改不了。光邋遢也就算了,王安石还有个小个性,说话很直,凡事好认个死理儿,从不顾及别人的感受,也不照顾上司的颜面,有好几次,为工作上的事和韩琦争了个面红耳赤。之后,韩琦就大撒手,不再说他,也不给他安排具体工作,反正他是来镀金的,期满后,还要回京重新分配,犯不上。

  因为王安石强硬的处事风格和怪异的言谈举止,韩琦最初的那点好印象早已荡然无存,甚至对王安石的学问也嗤之以鼻。王安石走后,有个朋友给韩琦来了一封信,里面用了好多生僻的古字,韩琦拿着它端详许久,然后,传给僚属们看,说:“这信看起来真费劲,可惜王安石不在这了,否则可以让他来识别一番,他最擅长这个。”

  那言外之意,王安石除了认识几个没用的生僻字,此外别无长处。

  不管韩琦对王安石怎么误解,如何地不屑,王安石的学问是假不了的。随着用功日久,王安石的诗文精进,在北宋文坛上崭露锋芒,一时无两,韩琦这才知道自己看走了眼,几次派人捎信给王安石,想叙叙旧,甚至还表达了要将其收归门下加以提携的意思。

  老上司的官越做越大,又主动伸出橄榄枝,王安石如果接住了,前途自是一片光明。结果,王安石并不买账,也不借机拉近关系,始终与其相当疏远。

  二十年后,王安石在京出任知制诰,纠察在京刑狱,与已是宰相的韩琦再次发生激烈冲突。

  知制诰的办公地点在舍人院,当时有诏令规定:舍人院不得申请删改皇帝的诏书文字。也就是说,王安石这个负责给皇帝起草诏书的知制诰,只有如实录写的份,不能提出任何意见,跟个打字员差不多。

  王安石觉得这样规定不合理,便上书宋仁宗,提出了自己的意见,话说得很直白:“如果这样的话,那舍人院就无法履行职责,只能听任大臣们为所欲为了。皇帝的诏书多是大臣们的意见,这些人如果懦弱,就无法担起责任,如果别有用心,又会假借皇帝之名,实现不可告人的目的,别人还无法反对,弊端很多,想想都后怕。”

  王安石对事不对人,但这些话句句砸在宰相韩琦的心坎上,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这个王安石总喜欢跟我作对。”像吃了苍蝇一般心堵。等王安石纠察鹌鹑一案时,韩琦便毫不犹豫地站在了开封府一边,令王安石孤掌难鸣。

  熙宁变法之初,由于许多地方走了样,不但没给百姓带来好处,还出现了诸多坑害百姓的现象。已改任河北安抚使的韩琦上书宋神宗,反对新法,将矛头指向王安石,二人再次火热交锋。

  不过,王安石对韩琦有意见,针对的都是工作作风和执政理念,并非针对其本人。韩琦三朝为相,为人耿介,王安石还是很敬重的,每次评论历年宰相,他都把韩琦放在一个很高的位置,说他“德量才智,心期高远”,是个出类拔萃的好官。

  韩琦死后,王安石为他写了两首挽词,其一首联云:“心期自与众人殊,骨相知非浅丈夫。”其二尾联云:“幕府少年今白发,伤心无路送灵輀。”对这位老上司还是很怀念的。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相关推荐

历史上有哪些皇帝是将皇位直接传给孙子的?
历史上有哪些皇帝是将皇位直接传给孙子的?

  明朝洪武二十四年(1391年),朱元璋的太子朱标患病。次年,太子朱标病逝。这对年近七十的朱元璋是个沉重的打击,朱元璋看到朱标次子朱允炆表现得十分孝顺,因此...

3小时前 江湖人称一条船

高洋是北齐的开国皇帝,为何却经常发酒疯呢?
高洋是北齐的开国皇帝,为何却经常发酒疯呢?

  高洋是我国南北朝时期的皇帝,他以嗜酒嗜杀而臭名昭著,但是他偶尔也会做一些搞笑的事情,下面几个故事虽然残忍,但是还是能反映出高洋的搞笑天赋。  今天我给大...

3小时前 历史名人

吃一顿酒,官升十级的美谈是怎么来的?与朱元璋微服出访有关
吃一顿酒,官升十级的美谈是怎么来的?与朱元璋微服出访有关

  吃一顿酒,官升十级的美谈是怎么来的?下面趣历史小编就为大家带来详细的介绍,一起来看看吧!  中国历史上有这样一位皇帝,他叫做朱元璋,说得简单一点,朱元璋...

3小时前 文学

肩周炎,俗称凝肩、五十肩,用现代的科学术语如何解释?
肩周炎,俗称凝肩、五十肩,用现代的科学术语如何解释?

  肩关节周围炎简称肩周炎,俗称凝肩、五十肩。以肩部逐渐产生疼痛,夜间为甚,逐渐加重,肩关节活动功能受限而且日益加重,达到某种程度后逐渐缓解,直至最后完全复原为...

4小时前 深深

在现代的日常生活中,烫发与脱发之间有存在一定联系吗?
在现代的日常生活中,烫发与脱发之间有存在一定联系吗?

  烫发是我们自身外在形象一个非常重要的环节,在生活中,不少人都喜欢去烫发,但在如今的日常生活中,脱发的现象,尤其对一些爱美的爱烫发的女孩子而言,脱发现象更是十...

4小时前 一杯酒

南朝齐武帝萧赜在位时期,曾发生过怎样的争储风波?
南朝齐武帝萧赜在位时期,曾发生过怎样的争储风波?

  萧赜是南朝齐高帝萧道成的长子,萧道成死后,萧赜以太子的身份继位,年号永明。萧赜这位南朝齐的第二位皇帝可谓是励精图治,其在位十一年的统治,被后世称为“永明之治...

4小时前 小故事

该如何甄别农民起义?陈胜吴广反秦能定义为农民起义吗?
该如何甄别农民起义?陈胜吴广反秦能定义为农民起义吗?

  说到甄别农民起义,我们要先确定起义的首领是否为农民,而后才能确定起义的属性类别。下面中华五千年小编就为大家带来详细的介绍,一起来看看吧!  史书上记载:陈...

4小时前 江湖人称一条船

什么是端平入洛?为何会成了蒙宋战争全面爆发的导火索?
什么是端平入洛?为何会成了蒙宋战争全面爆发的导火索?

  端平入洛,是指发生在端平元年(1234年),南宋在联合蒙古灭金国后,出兵收复位于河南的原北宋东京开封府(今河南开封)、西京河南府(今河南洛阳)和南京应天府(...

4小时前 深深

毛蚶类似贝壳中等大小,其广泛分布于世界上哪些地区?
毛蚶类似贝壳中等大小,其广泛分布于世界上哪些地区?

  毛蚶是蚶科、毛蚶属贝类。贝壳中等大小,壳长40-50毫米。壳质坚厚,双壳膨凸,背侧两端略显棱角,腹缘前端圆,后端稍延长,通常两壳大小不等,右壳稍小,壳顶突出...

4小时前 江湖人称一条船

“海虹”又称贻贝,现代医学如何防止人们食用海虹中毒?
“海虹”又称贻贝,现代医学如何防止人们食用海虹中毒?

  “海虹”又称贻贝,是常见的一种食用性贝类,双壳黑褐色。近年来,北方沿海县市发生了多起因食用海虹引起的麻痹性贝类毒素中毒事件。下面中华五千年小编就为大家带来详...

4小时前 历史名人

取消回复欢迎 发表评论: